轩黄“玉冠”镇旱魃

七律 轩帝玉冠惩旱妖赤日连炎似火烧,龙溪绿谷险枯焦。村邻讨雨祈龙母,药客施恩救夏苗。女魃多疑生嫉恨,应龙大爱显情调。恐愁误斗殃黎庶,轩帝玉冠惩旱妖。一直紧跟黄帝身边的应龙是条神龙,绝非普通之龙。除了长得牛头马面蛇身子,鸡爪鱼鳞虾尾巴外,还多长了两只凤凰的翅膀。普通的龙只能在海里兴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越王龙溪受难,各路神灵救驾

(一)越王赐封仙水亭,夫差命名马飞岭三溪古属越国辖地。春秋末期,越国定都会稽(今浙江绍兴)。因楚为联越制吴,积极扶植越国,使越力量迅速壮大。公元前514年,吴国改革内政, 立城郭,设守备,实仓廪,治兵库 。 扩充军队,加强战备 ,并制定了 西破强楚,北威齐晋,南服越人 的战略方针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厨房是家的灵魂

普通的城市家庭空间一般是由客厅、卧室、餐厅、书房、卫生间和洗漱间组成,各空间的功能不同,客厅是待客用的、卧室是睡觉休息的地方,各有各的用途,而在这些功能区中厨房是家庭成员,尤其是夫妻最温馨的地方,它是家庭的灵魂所在。在家里我和夫人交流最多,关系最融洽的地方在厨房,如论春夏和秋冬,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散文随笔

我是个70后,而且是个紧靠前的7O后,我出生在淮河支流西淝河边,记忆中那时好穷,我一天只吃两顿饭,而且吃的都是定量饭,一吨只吃一小碗饭,而吃的菜都是论季节的,记得小时冬天妈妈天天炒白菜,夏天天天炒扁豆。加上那时油放得少,那真的吃的够不得够。大概我八岁时我从没吃过香焦,苹果,而最好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熬了一锅最好的粥

直到昨天下午我还不知道今天是腊八,与朋友连线的时候,她说她妹妹刚跟她说的明天是腊八,家里人上班的上班,上学的上学,只剩她一个人,那也要熬腊八粥,熬一锅,够明天喝一整天的。我何尝不是这样,自然也要熬一锅腊八粥,够今天喝一天。我熬的腊八粥原料自配,可着家里有的东西开泡,有红豆、黑豆、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再见,2021

在辞旧迎新的烟花声中,我们又迎来了一个仅有的 2022年。很期待,新的一年又有未知的风景在等着我去遇见。再见,2021。也有点遗憾,在刚过去的昨年有一些想做的事情没有完成。也许以后都会在这样的新旧交替和遗憾欢喜的交织中,不断开启余下的岁月。只是2021年呀,终究是过去了。这一年,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一件很平常的事

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。尽管我尽力用文字描述它,它也还是平凡无奇。这件事就发生在街边的人行道路上,发生的时间是早晨八点多一点,由一个中年男城管与一个中年卖菜女引起。中年男城管与中年卖菜女相互指责、相互牵扯,很像两个纠缠在一起的粒子,生起了一个强烈的旋涡。他俩一纠缠,门店里做小生意的人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生死

姑姥爹走了。还记得很小的时候去姑奶奶家玩,姑姥爹总一副瘪瘪嘴,耸耸肩眉飞色舞谈天说地的模样。不经意间,他便老了。去年见他,他背了一篓子菜,走了好一段路到家里,那菜绿油油的长得壮硕又鲜嫩。头发花白的姑姥爹以一贯闲散的语调说, 你姑奶奶如今唠叨了,老指派我做这做那。我如今腿脚也不灵便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一颗海盐青柠薄荷糖

与人聊到 朋友 的话题,对方一句 你朋友应该很多吧 让我思量了很久,我当时的回答是,朋友,也分很多种吧。事后我将自己圈子里的不少人的名字翻了翻,发现有一些名字无法明确划分关系圈。那些人的名字中,有那么一位,我在将其划分到朋友圈还是亲邻圈犹豫了很久,直到睡前,都没有得出明确的结论。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神奇的票子

票子,能改变人的命运。票子有神奇的作用,它能让人辉煌腾达,它又能使不如死;它能让人高高在上,也能让人低低困下。在票子的面前,有人泯灭良心,丧失人性,有人不择手段,不走人道,有人低三下四、做狗变狐。在票子面前,有人贫困潦倒、路路不通,有人悲观厌世、想去重投人生。票子的神奇观象:它能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腊八情怀

今天是腊八,同时也是三九的第三天。过冬至,冻鼻子;过腊八,冻下巴。腊八的到来,意味着一年中最冷时刻的来临,但也意味着新年的脚步越来越近。所以,小时候的我总是在凛冽的寒风中,欢喜雀跃,掰着指头数着,离过年再有几天。在暖冬里 猫冬 ,时光静好,日子似乎格外踏实平静和温暖。不知不觉中,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云遮雾绕写魅力

刘同学给大家出了一个七绝题目《魅力》,当然他带头写出来:夜已三更人落拓,听歌一阕不伤悲,今生我爱林中鸟,一月一云看放飞。不知道从哪能看出来他的这首诗写的是魅力,照他的话说写诗就要不着边际,这才是古人的写法。我信手去翻唐诗,没看出哪一首像他写的一样,令人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。他却恨不...

阅读全文>>

©点滴记忆 | Powered by EMLOG | 返回顶部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