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人不再,往事难言

旧诗里有太多的回忆和故人,重新翻来读过,依旧走不出来。长夜月明,檐下细雨,黄昏和日暮,那些长长的心事,存在四季和一日一日的朝暮里,不住的积攒,没有随着一次次的落笔而淡忘,反而更加的沉重。灯烛照在窗前,浮生早已是书写不尽。这寂然长夜,有明月在旁。我们在等谁,又在念着谁?我们谁也没有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夜色无边,只待君来

夜幕降临,褪去白昼的忙碌与紧张的,城市的夜色永远都如霓虹灯一般绚烂,,而我却爱乡下的夜,这宁静又美好的夜色总会勾起我无限的遐想与回忆。岁月,终是薄情寡意,一辈子就留下了几页素笺,写满了落荒的章节。任红叶纷纷、寒雨扬扬,归落红尘伴着秋水的深夜,绵长。无声风月,飘若浮云。念想随着深夜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清露一滴,梦黄昏

画屏天畔,梦回依约,闺秀房中疏离影,滴露清凉一片。衔一朵鲜花烂漫,亲一朵云水情伤,倒不尽荷花梦呓苍凉,藕断丝连,谁人伤。展云水梦呓,阔天空鸟语,画一梦依稀。图增豪气万缕,握桨疏离,游弋于碧青万绿间,涛声涟漪一片。一荡一徘徊,梦依青莲处。桃花幻影,似挂云天外,白透半壁山,何须再点江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也许,换一种方式生活,你会看到心中的希望

偶尔也想一个人静一静,却从来不愿意诉说自己的心事,晚风轻轻地吹过,落日的余晖照耀着大地,忧伤的感觉在心头一次又一次浮现,你是否和我一样,想起曾经经历过的事情,心中久久不能平静?夜总是适合一个人静静地思考,夕阳下的背影,带着一起落寞,微凉的晚风,带不走心底的忧伤,梦依旧是那么美好,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子云亭畔梅花开

人们都说 冷不过三九 ,可今年西蜀的三九,不要说鹅毛大雪了,就连一点点雪花都没看见。虽说梅花欢喜漫天雪,梅花香自苦寒来。然而没雪没寒,子云亭畔的梅花,依然艳丽开放。她的开放是一种承诺,是梅花对冬的承诺,以此更显梅花的铮铮傲骨。子云亭右侧,向前三十来米,在松柏竹的环抱之中,有几株腊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若能逃避,何须难过

这是一个寒冷平常的夜,风照常的吹过窗前,门悄悄的开了一条缝隙,冬雪有缺,月色未满。文字在黑夜里开始游走,将冷风与黑暗孤寂全部聚拢,这样的午夜凌晨,荒凉孤寂,略微的有些开始失控。关于,我更想说随意一点。随意,不是随遇而安随波逐流,要不忘初心,坚守自我。而随心所欲的写写,是不必着重刻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风雨一肩抗

进入四九天,很少出门了,孩子们也放假了,除了看看电视就是吃饱了睡,睡醒了吃,没多久也就觉得乏了。记得前年因为疫情封路,春节期间足不出户的日子,倒也惬意,只是觉得身体有点疲惫感,从卧室到阳台再到厨房完成一次次的旅游。过了腊八就是年。这年味越发的浓郁起来,准备着置办年货,家里单位上都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冬雾

雾或悬浮山巅,潜伏谷底。或横际江河,漫浸深林。无华丽的色彩,也无实在的质感,却在寂静时吞没天地,遮天蔽日,掩星藏月。身处迷雾中的人,不知行路几何?不知年月几何?盆地多雾,冬日更甚。无论晴雨,皆能起雾。有时就算到了午间,雾气还是笼罩着城市,高楼隐没在雾中,不能直视其全貌,宛然漂泊海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大帝山上“黄帝封时辰”的传说

提起世外桃源龙溪绿谷的 大帝山 、 龙洞坑 、 轩黄大帝敕封时辰 的一系列渊源,也许有人会疑云微茫:会不会历代祖上信口开河胡编乱传?其实名不虚传也!却说古时轩辕黄帝在仙都鼎湖峰炼丹,必须配入必要的仙草、仙药、仙茶(统称仙药)佐之。否则无丹好炼,也无物可代。而这些仙草、仙药、仙茶之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弘扬大禹精神,拯救乡土文化

缙云县 龙溪禹王殿 的前世今生缙云 龙溪禹王殿 ,坐落在 仙居 和 仙都 之间的 人间仙境 三溪乡境内,屹立在三溪源村和三溪村交界的风景秀丽视野开阔的月湾山(亦称金龟山)顶。这里后靠著名的三溪八景 黄矶接日 、 黄矶垂钓 美景,前对雄伟的 天马嘶风 英姿,北眺 耸翠凤山 ,南赏 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上“天井”下“漴潭”,三溪港胜桃源

上出气下出水,三溪出穷鬼 的传说西应八景之一的 天井含烟 ,古时经常是神仙出没的地方。却说三溪古代有一位在望族中排行十七,家中恰有十个公子如天兵,七位千金似仙女,素以勤耕俭读传家而积一累千富盈万贯的太公,人们尊称其 十七公 。因富贵双全人丁兴旺而誉冠遐迩。那一年, 十七公 两个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上天言好事,下界降吉祥

上天言好事,下界降吉祥 过年拜 灶君 的习俗来由古代有一对张姓兄弟,哥哥是泥水匠,弟弟是画师。哥哥拿手的活是盘锅台凝镬灶,东乡请,西村邀,都夸奖他凝灶手艺高。日久年长出了盛名,方圆百里都尊称他为 张灶王 。张灶王为人正直从善如流,不管到谁家垒灶,如遇别人家有纠纷,他都会管闲事抱不...

阅读全文>>

©点滴记忆 | Powered by EMLOG | 返回顶部↑